“一带一路”:智力先行
Language:
  • previous
  • next
Experts:
  • 薛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研究员

    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

    xueli@cass.org.cn

    http://www.iwep.org.cn/yjry/yjry_ayjspl/ayjspl_gjzlyjs/201503/t20150308_1902014.shtml

  • 査道炯

    北京大学 国际关系学院 教授

    zha@pku.edu.cn

    http://www.sis.pku.edu.cn/TeacherCenter/zhadaojiong/do

距今两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打开了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友好交往的大门,在中国与世界之间形成了两条重要的国际通道,这就是时至今日仍为人们称道的陆地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2013年,中国领导人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得到沿线各国广泛支持。“一带一路”是中国在近200年来首次提出以中国为主导的洲际开发合作框架,有望构筑全球经济贸易新的大循环,成为继大西洋、太平洋之后的第三大经济发展空间。“一带一路”地区覆盖总人口约46 亿(超过世界人口60%),GDP总量达20万亿美元(约占全球1/3)。

“一带一路”将中国自身发展的机遇,变身为全世界共享的机遇,以宽广的胸怀,张开双臂欢迎全世界共创多赢。短短三年,“一带一路”影响深远,得到广泛支持,聚拢了国际社会所有志同道合的国家。为了让世界进一步了解“一带一路”,中国知网国际出版社特别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薛力研究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査道炯教授,就“一带一路”智力先行方面提供了前沿观点,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智力支撑。

1、“一带一路”建设要做到智力先行,如何发挥智库的作用?对“一带一路”研究的内容形式、方式方法有哪些?

薛力: “一带一路”可能会成为1949年以来,中国提出的外交政策里面对全球影响最大的一个,每年投资达1500亿美元。“一带一路”是新一届中国政府制定的对外关系顶层设计,或者说战略构想,将长期推行。各个部委、各个省份,都将一带一路与本部门的工作挂钩。而且,依据国家发改委的副主任宁吉喆的5月12日的表述,今后五年中国的对外投资能将达到每年1200亿到1300亿以上,总额达6000亿美元到8000亿美元左右,其中会有相当多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而在过去四年里,中国在沿线国家的投资额才600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在沿线国家的投资将继续扩容。那么,如何有效、比较稳妥地进行这些投资,就值得研究。

“一带一路”建设,重点是经济领域,这是因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为引人注目的成果是在经济领域,这方面与许多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有比较优势。走向哪些国家呢?应该主要是往中国北部、西部和南部国家,这些国家处于工业化早中期,基础设施、制造业都急需投资于发展,中国可以发挥在经验、技术、资金等方面的优势。而与东部国家如日本、韩国相比,中国在经济领域的比较优势不明显,一些方面还是中国取经的对象。

方式方法上,需要人才培养。经济领域的开放,首先需要知道这个国家的情况,遇见的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懂得沿线国家语言、文化、熟悉其政治、经济的专家太少,目前,在 “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都有中国人,但他们多数文化水平不高,虽然在当地经过十年、二十年的打拼,已经有了相当的成果。但还不能说对当地政治经济有系统的研究。解决人才问题是个长期过程。这方面,政府已经开始提供奖学金给沿线国家的学生,国内一些高校也开始进行订单式培养符合沿线国需要的人才,如云南民族大学的高棉语专业每年都招生。我觉得还要培养一些中短期内能用得上的人才,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把当地人送到中国进行短期的技能培训,中国的一些企业已经在做,如红豆集团的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中非泰达投资公司的苏伊士运河经贸区。还有就是中国派专家到当地进行人才培训,这方面中国的例子如中国派专家到埃塞俄比亚的农学院。

智力扶贫有很多方面,比如现在好多国家想学中国就想学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想学深圳的经验,但不知道具体如何操作。中国在当地建设经贸园区的过程中,既可以给当地以示范,也可以推动当地的相关立法,典型如埃塞俄比亚政府在见证中国公司运作的东方工业园区的发展过程后,推出了一批自己的开发区。土地分割出租制度也在中国企业的推动下落实。而红豆集团则推动了柬埔寨政府对进口商品的分类制度建设。软环境建设方面欧美有不少经验,如我在第比利斯看到欧盟派出使团推动格鲁吉亚的司法改革、警察培训等。

査道炯:响应“一带一路”愿景的国家和社会,就像四十年前的中国一样,面对的是一个全球经济发展的大势,有望利用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经济体所提供的投资和贸易机会,成为主动把握全球经济增长态势的国家。促进一国经济与另一国经济之间的互联互通的努力,历史上是别的国家牵头中方跟进;往后,中方努力提出一些新的动议,理应能够继续得到国际间的支持。未来,有关“一带一路”的研究,必须转向具体项目:如何建成,如何为所在地(包括中国的具体省份、县市)的可持续发展服务,如何成为全球经济链条上有活力的点。中方的智库只有在具体项目、具体国别的研究中提供知识贡献,才会得到国内外的认可。过程中,也必须联合外方智库一起努力。

2、“一带一路”实施三年,给我国带来了哪些经济贸易成果、科研成果等等?

薛力: “一带一路”实施三年建设成果我觉得是超过预期的,三年多前我开始研究一带一路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以及有这么多的成果,对“一带一路”的性质的认识,也有一个深化的过程。当然,中国政府也在不断夯实“一带一路”的内涵。

目前的实践成果,政治上,国际组织层面,已经进入联合国的一些决议,从而增加了“一带一路”的国际合法性。一百多个国家与国际组织共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40多个国家与中国签署了双边协议。经济上,一大批项目建成或者开工建设,典型如亚吉铁路、蒙内铁路的通车,雅万铁路建设协议的签署。当然,“一带一路”目前主要还是双边驱动。而且,沿线国的支持对于“一带一路”建设的落实非常重要。进展比较好的国家,政府都态度非常积极,如巴基斯坦甚至专门为“一带一路”项目设立保护部队,人数达1.5万。

经济上,我们在海外建设了56经贸合作区,这是政府承认的,如果不包括政府承认的,已经有好几百个了。建设园区的好处是可以较好利用中国的整体比较优势,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创造一个比较好的小环境。当然,这些园区并不仅仅对中资企业开放,其他国家的企业也可以进入,如苏伊士运河经贸区二期,就已经有其他国家的公司入园。这是整体趋势。

文化上,就是开展了大量的人员培训,设立奖学金,比如社科院研究生院的“一带一路”培训班。不少大学都办的有这种学习班,为的是使这些国家充分了解“一带一路”政策,推进“一带一路”在当地的落实。不了解情况的国家会猜测,中国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又给我项目又给我贷款,后面有什么阴谋啊?要告诉他们没什么阴谋,中国的人均GDP到了8000以上,对外投资是普遍规律,“一带一路”第一对中国有利,第二对沿线国家的发展有利,所以我们要合作。合作项目对中国来说,不是做慈善,而是要赚钱,至少要保本微利,如果普遍亏本,这样的合作是不可持续的。把道理说通了,对强化合作有好处。对于不愿意合作的国家,中国也不必勉强。

以上是建设层面。研究层面,中国社科院数据中心统计表明,关于“一带一路”的文章、专著、研究报告等,总数已经将近20000了。书籍方面,编著比较多,出版专著的相对少一些,我知道的有中央党校的赵磊、人大的王义桅、清华大学的赵可金、香港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我本人也出版了一本专著,主编出版了一本集体文集。其中王义桅的专著《“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已经翻译成阿拉伯文、英文等出版。期刊方面,现在出了一个《丝路瞭望》,除了中文版外,还有外文版,大概是是我国第一本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外文期刊,由《人民画报社》主办。

学者研究“一带一路”的侧重点不一样。中央党校的赵磊侧重文化经济学,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将带来中国的文明型崛起,黄日涵研究“一带一路大数据”和舆情,王义桅对政策的阐述比较透彻,并且视野宏大。赵可金进行分省调研并写出相应的区域研究报告。我比较侧重外交、战略层面的分析与判断。梁海明侧重经济学视野的分析,最近还提出了遍在经济学(omnipresent economics)的概念。储殷等学者也写了很多相关文章。还有人从饮食的视野探讨在“一带一路”沿线建设孔子食堂。另外,海外学者也开始重视“一带一路”研究,已经有一些专著出版,文章与研究报告更多,我甚至见过专门研究中巴经济走廊的欧洲学者。我主编的《“一带一路”:中外学者的剖析》收集了几十位中外国学者对中国“一带一路”的分析。

3、我们在今后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中,比如能源合作、投资需要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

査道炯:如果把“一带一路”与能源的关联单纯地局限在从那些国家获取满足中国国内消费所需求的能源,则是一种狭隘的思维。进入二十世纪,中国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与国际市场的互动,进入了第四个阶段。简单回顾一下,1979年实施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缺少开发国内油气资源的资金和技术,所以从国外引进,这是第一阶段。大约在1993年开始的第二阶段,着眼点是油田、天然气田、矿石;有一种饥不择食的急迫。没过几年,中国的油气公司发现在海外购买的资源不见得都能运输回国内;海外资源项目投资解决不了国内资源短缺的问题。在第三个阶段,中国的在海外投资油气项目开始注重与其它国家的公司联合投资,发挥中国的资本和劳动力优势。那么,在第四个阶段,对外能源投资就必须着眼于盈利,必须有利于企业在全球能源商品和服务价值链中提高自己的竞争力。

在参与“一路一带”框架的多数国家中,促进境外投资地/国的能源自我供应水平,必须是中资企业在境外从事能源投资的基础性逻辑。包括参与“一带一路”构想的国家在内,众多资源国自身依然面临着不同程度的能源贫困。中资企业将与之从事能源合作的基本目标锁定为缓解其能源贫困状况,才能让相关国家的社会相信中国政府所所说的“共享”原则不是空话。

4、“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科研成果交流传播的途径和策略有哪些?如何讲好科研成果中国故事?

査道炯: “中国故事”不应是也不可能是中国的智库或政府机构独享的专利。联合外方机构,从所要沟通的受众对象的知识需求出发,设计‘中国故事’,用当地习惯、认可方式传播,才是最有效的途径。

(策划:刘亢)

免责声明:以上言论仅代表专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